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的故事

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的故事

红鲤鱼生活在有千尺深的桃花潭中,它的鳞片红色中隐隐带着金光,它的眼睛是潭水般的碧蓝,它是鲤鱼中的贵族,它在水里游动时身姿曼妙,丰神绰约带着一股仙气。

桃花潭边住着一头驴,它是一头玩世不恭的好色之驴,它常常躲到树后等着红鲤鱼出现,它爱极了红鲤鱼的姿色。它也曾给红鲤鱼表达过爱慕之情,却被红鲤鱼不屑一顾。

红鲤鱼有自己小心思;它爱着离桃花潭咫尺之远的月亮湖里的一条绿鲤鱼。

绿鲤鱼长的有些威武,眼睛很有神采,但它是一条野心勃勃的鲤鱼,它夙夜不懈的练习跳跃的技能,梦想自己有朝一日练好本领游到龙门一跃成龙。

“不要总想着一辈子只做一条鱼。”绿鲤鱼在清冷的夜晚面对红鲤鱼炙热的目光时内心深处也会难以控制的急跳几下。可是,它必须保持无情,它对红鲤鱼说这句话时声音冷冽的宛如冬季的湖水。

“我们祖辈都是鱼啊,还能成为什么?”红鲤鱼眨巴着它那双碧蓝的大眼睛对绿鲤鱼的言行带着疑虑。

绿鲤鱼为红鲤鱼的浅见叹息一声:“难道你没听说过鲤鱼跃龙门的传说?”

“只是个传说而已,千百年来也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同类成为龙。”

“没去尝试就说鱼永远变不成龙,是不是太没理想啦?”

红鲤鱼落寞的摆动着尾巴,它的整个身躯在月光下闪着光彩充满了诱惑。

“世间任何美丽迷人的东西都是有毒的,带着欺骗性的。”

绿鲤鱼奋力朝空中一跃,它的身躯在半空中划过一条优美弧线,随后“噗通”一声又坠入湖中。

绿鲤鱼在跳跃中摒弃了心中所有杂念。

“越跳越高了,离目标越来越近了。”它得意的自语。

红鲤鱼哭了,它的眼泪丝毫没打动绿鲤鱼,却打动了岸边的驴。

“小宝贝,何必迷恋那种只有野心却没有心肝的东西,你看看我,我们才是绝配哪;我们一样的清雅脱俗,悠然自在,从不处心积虑的追逐名和利。”驴色眯眯的盯着红鲤鱼:“把你的爱慕全献给我吧,只有我才永远不会让你流眼泪。”

“呸,你这头不知死活的蠢驴。” 红鲤鱼怒瞪双眼,“我现在、将来都不会爱慕你这头痴心妄想的驴。”

“何必把话说这么满,绿鲤鱼都想一跃成龙,和它的理想比起来,我让你爱慕上我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驴在岸上朝红鲤鱼打个流氓呼哨,以一步三晃,风流不羁的步态走进树林去了。

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的故事

红鲤鱼很不快乐,它常常梦到绿鲤鱼一跃成龙飞上了广阔的天空,留下它百无聊赖的守着深不见底的桃花潭还有岸边的那头又蠢又色的驴。

终有一天,它鼓起勇气郑重其事的对绿鲤鱼说:“绿鲤鱼,我想通了,我要向你一样不甘于现状,做一条有理想的鱼,宵衣旰食的练习跳跃本事,等着一天一条尊贵的龙和你并肩遨游在天空。”

绿鲤鱼翻翻眼睛不屑的瞅瞅红鲤鱼。

“你的力气不够大,别说去跃龙门了,就是去龙门途中的狂风巨浪你就会吃不消。”

“我的力气可以努力练习,总之,我跟定你了。”红鲤鱼狠狠的下了决心,它顽皮的对着绿鲤鱼莞尔一笑。

有了决心和理想的红鲤鱼刻苦勤勉起来让绿鲤鱼与驴都肃然起敬。

和绿鲤鱼比起来红鲤鱼在跳跃上更有天赋,它会利用巧劲让自己毫不费力的腾跃出绿鲤鱼从来没有达到的高度。

随着红鲤鱼跳跃功力的突飞猛进绿鲤鱼的心情逐日阴郁起来。

“成龙的机会微乎其微,红鲤鱼如此出色的跳跃怎么还可能还有我成龙的机会?”绿鲤鱼更加紧了锻炼,无论它怎么练,焦虑、悲观的情绪在它心头仍然萦绕不去,只因红鲤鱼的跳跃水平已到了绿鲤鱼难以企及的高度。

红鲤鱼却是单纯快乐的,是爱情的力量支撑着它越跳越高,它的努力只为了和绿鲤鱼永远不分开。

驴也日渐抑郁起来,它看着红鲤鱼与绿鲤鱼天天在水中勤奋练习,双宿双飞,嫉妒和痛苦咬噬的它坐卧不宁。

它想象绿鲤鱼带着高贵可爱的红鲤鱼一起变成龙飞翔到更辽阔的天空,留下它孤单寂寥的守着空空的桃花潭水就痛苦到发抖。

于是,在一个寒冷的清晨,驴做了一个决定;它也要改变自己的现状,去终南山修仙。

终于,绿鲤鱼与红鲤鱼认为它们的跳跃本领已经有资格去跳龙门了。

红鲤鱼紧紧跟着绿鲤鱼从月亮湖一直朝黄河的方向游去,一路上它们经历的无数暗流险滩,有的时候还要逆流而上,很多次红鲤鱼都感到自己的力气在波谲云诡的风浪中快消失殆尽了,只要稍稍一松懈就被湍急的激流冲的失去方向了,但它一看到身边的绿鲤鱼心中就升腾起来无尽的希望。

“我一定和绿鲤鱼一起成龙。”红鲤鱼咬紧牙关暗暗鼓励自己。

越接近龙门绿鲤鱼越不安起来。

“红鲤鱼,我饿了,你能帮我去找些食物吗?”在逆流而上一个高骏险恶的瀑布时绿鲤鱼突然跟红鲤鱼提出要求。

红鲤鱼漂亮的身躯在汹涌的水幕中顿了顿,它转过头朝瀑布下张望,它们已经逆行而上了有百丈多高,瀑布下面的断崖绝壁看的红鲤鱼一阵阵心寒。

就在红鲤鱼停滞的这片刻,绿鲤鱼机不可失的用尽平生力气用自己巨大的尾巴狠劲朝红鲤鱼扫去……

看着红鲤鱼的身子像风中的一片红色落叶轻飘飘的直坠下去,绿鲤鱼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

又经历许多的千难万苦绿鲤鱼终于接近龙门了。

那是个日月无光的黑夜,绿鲤鱼在惊涛骇浪中游到了龙门的边沿,它仰视着高高的龙门,眼睛里闪着喜悦和焦灼的光芒。它努力调整好呼吸,像以前无数次在月亮湖演习时一样猛然纵身一跃,近了、近了,在半空中绿鲤鱼看着自己的身躯一点点接近高大的龙门,它闭上眼睛感觉到自己悠忽变成了一条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的龙,它一下子腾空而起,在天空中飞翔起来了。

“你这东西打扰到我的清闲了。”突然耳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绿鲤鱼睁开眼仔细看看自己;全身没有任何变化,它依然还是那条绿鲤鱼。

开口对它说话的是一位仙风道骨,骨骼清奇的老人,手里竟然握着一个鱼竿。

“你是谁?怎么来龙门钓鱼?”绿鲤鱼由于美好理想的破灭,语气里充满恶毒和愤恨。

老人气定神闲的看着绿鲤鱼说:“我姓姜名尚,在这里钓鱼很多年了。”

“可这不是我们鲤鱼改变身份的龙门吗?你知道我受了多少苦难才游到这里?才跳过龙门?可是,跳了过来了我竟然还是条鲤鱼,真是天大的笑话,我不但没彻底改变自己低微的鱼类身份,还遇到了你这个怪里怪气的糟老头。”绿鲤鱼很激动,说的上气不接下气,说着说着又委屈的泣不成声起来。

“龙是能行风雨利万物的神物,你贪欲太重,品行卑劣,即使跳过龙门也是无法成龙的。”姜尚厉声呵斥绿鲤鱼。

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的故事

绿鲤鱼又心灰意懒的游回了月亮湖,月亮湖还是月亮湖,只是近在咫尺的桃花潭已经没有了红鲤鱼美丽曼妙的身姿,桃花潭的岸上也没有了那头野驴子的流氓呼哨声。

寂寞,亘古的寂寞包围着绿鲤鱼。时间慢慢磨灭了它的雄心壮志,每日里它除了吃睡外几乎没有了任何追求。它曾经威武的身型也渐渐已被肥胖掩盖,曾经野心勃勃,充满光华的眼睛也浑浊老花起来。

就这样浑浑噩噩不知度过了多少时日,有一天,它正懒洋洋的趴在岸边发呆,忽地,它看到天边风驰电掣飞来一条红鲤鱼,它全身闪烁着金光,眼神沉静,气质高冷,在它的背上还驮着一位鼓着琴、衣袂飘飘的中年男子。

这条红鲤鱼正是被绿鲤鱼用尾巴扫下掉入悬崖的红鲤鱼,一认出它,绿鲤鱼赶紧心惊肉跳的把身子藏进湖水中。

红鲤鱼飒爽的停到桃花潭岸边娇声对鼓琴的男子说:“师父,这就是我住过的桃花潭。”

“鱼儿,你的劫难都过了,今后你就升到仙界了,俗世的纷扰已经和你无关。”鼓琴的男子语气和缓的对红鲤鱼说。

红鲤鱼和鼓琴的男子一对一答的说着话,完全没注意躲在水中的绿鲤鱼。

“琴高,你怎么也来此了?”更远处传来踏踏的声音,一个气冲丹田的声音又突然响起。

“原来是张果老。”琴高朗声迎上去。

绿鲤鱼隔着湖水的涟漪偷偷朝踏踏声瞧去。

首先映入绿鲤鱼眼帘的是一头神气活现的驴,这头驴的外貌和当年在桃花潭岸边撩拨红鲤鱼时的变化并不大,只是,这头驴全身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它的四蹄之下环绕着一团团的祥云,身上的皮毛也闪着耀眼的光泽,一位穿着粗缯大布,须发斑白的老人则倒骑在此驴的背上。

不用猜,当年那头被绿鲤鱼鄙视的蠢驴,如今也摇身变成一头神驴了。

绿鲤鱼看看红鲤鱼,又看看驴,一口闷气梗在胸口,像石头一样压的它喘不过气来。

最后, 绿鲤鱼又在湖水中望了一眼岸边神采奕奕的红鲤鱼与驴,驴正含情脉脉的瞅着红鲤鱼,红鲤鱼回报了驴一个娇俏的甜蜜微笑,神色中一点也没有了从前对驴的厌恶。

“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绿鲤鱼闭上昏花的眼睛身子慢慢朝湖底沉下去,沉下去。

版权声明: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4654122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